通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魔法崛起 72. 碰了不能碰的女孩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1:02 编辑:笔名

魔法崛起 72. 碰了不能碰的女孩

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托马斯,扭头一看,发现是斯考特,托马斯心中愈发焦急,“现在哪有时间和他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去利维坦的房间。”

手中暗暗准备凝聚“魔法飞弹”,只要斯考特稍一松懈,托马斯就准备发出,现在根本没时间让自己多做解释,万一利维坦想在走之前干掉露西娅灭口或者是不甘心地对她施暴,自己要是去晚了可就糟了。

“咚!”

斯考特突然两眼一翻,整个人软了下去,一个光头穿着破烂白裤的囚犯正拿着一根木棒杀气腾腾地出现在托马斯面前。

托马斯认出来了,他是拿到自己要是的那个囚徒。

“应该是他把斯考特打晕了,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想和我拼命。”

“受到魔鬼引诱的堕落者,下次再见面,审判者莱斯特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莱斯特扔给托马斯一个后脑勺,转身大踏步离开。

“挺有意思一个人,审判者?好像是宗教裁判所里的人,算了,没时间想这么多了,去救露西娅要紧。”

辛苦有了这些逃脱者的帮助,尖锐的叫喊声不时从交织的通道中传来,一路上也没有魔法师再出现。

“他们应该都忙着去对付囚徒或者想办法逃走吧。”

通道尽头,托马斯看到一个有着精美花纹和雕像的木门,和别的门比起来多了几分奢华和高贵。

“这应该就是利维坦的房门了。”

“哄!”的一下,托马斯利用加强后的魔法飞弹把木门打得粉碎,一冲进就看见满脸酡红、如同喝醉了酒一样的露西娅。

女孩穿着一件高贵的露胸礼服,柔顺的红发披在胸前,坐在床上,娇嫩的脚丫羞涩地缩在裙子里,好像即将去参加轻松欢乐的生日舞会。

只是被绳子紧紧捆住双手,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色,还有双眼中爆射出来的杀气表示着绝对不是去参加舞会的柔媚女郎。

托马斯冲到,刚刚碰到露西娅的胳膊,就被女孩张嘴咬到手臂。

“啊!”

炙热的火球几乎是擦着托马斯的面孔而过,要不是有面具保护,恐怕都要毁容了。

“你会魔法?”

“完了,最后的底牌暴露了,我恐怕再也没法逃脱这些古魔法师的魔掌了,等等,这声音好熟悉……”露西娅突然也一愣,看着那张只露出两个小孔的面具道:“你是……托马斯?”

在扮作魔法师的时候,托马斯都故意压低了声音,让自己说话的语调听起来比自己正常时老一些,刚才惊讶地说话时却说出了自己本来的声音。

一般情况下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可面前的女孩是自己的熟人,自己的声音明显被听出来了。

干脆就扯下自己的面具,托马斯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你竟然会魔法?算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赶快跟我走,我不能确定利维坦会不会在混乱之中还想起你。”

托马斯拉起露西娅的手就往外扯,可女孩刚刚站起来,还没跑两步就软了下去,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托马斯,让人觉得心都快碎了。

“我被下药了,走不动……”

“混蛋利维坦!”托马斯咒骂一声,弯下腰,一手放到女孩的腋窝之下,一手卡到她的大腿和小腿弯曲之间,用公主抱的形式把露西娅拦腰抱起向外冲去。

少女的鼻息有些急促,蕴含着秋水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托马斯,贝齿紧咬着嘴唇,一张俏脸憋得通红,似乎在用力压抑着什么。

“等等……”

女孩的声音如同激情中的呢喃,露西娅紧咬着嘴唇眼睛瞟向房间里金色的一个小桌子。

“桌子上有个布袋,是空间口袋,利维坦好像刚刚从里面拿出一些药剂,就急忙跑出去了,如果运气好,他还没有封印,我们也许能从里面拿到一些好东西。”

托马斯摇摇头,有些小说上说女人和龙是同一种生物,看到宝贝都想拿走,果然是这样。

“不过,高级魔法师的空间口袋里,应该真的有好东西吧。”

托马斯也来不及多想,把露西娅放回床上,跑到桌子旁,拿起上面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袋子对露西娅晃了晃,在得到女孩肯定的点点头后把这个袋子塞进衣服内袋里,这才重新抱起露西娅向外冲去。

“咚!”

就在托马斯迈出房门的一刹那,整个地下空间都震动了一下,天花板上的石头碎屑“哗哗”地往下掉。

杂乱、慌张、惊恐的声音在通道中回响,不时有些“教会”、“主教”、“宗教裁判所”之类的词语在回响。

杂乱的声音在不断交织,又是“咚!”的一下,托马斯觉得整块大地似乎被神用锤子敲了一下,开始剧烈晃动。

一股暴戾,狂躁的魔法能量在四面八方弥漫,同时又有一丝神术能量的波动存在其中,托马斯眼睛一亮,低头欣喜地对露西娅说道:“我刚才发送了一个信号,应该是光辉神教的人接受到了,派了人过来,我们马上就要得救了。”

“不……”

露西娅的声音如小猫般娇媚,而说出来的内容竟然是个“不”字。

女孩难为情地头往托马斯胸膛里钻,以乞求般的语调说道:“不可以让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

托马斯刚想问什么,空中的魔法变得更加狂躁起来,让他感觉全身燥热,好像置身于一间桑拿房中。

“带我去房间,我好难受。”

不止是露西亚难受,托马斯也很难受,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周围的温度在莫名其妙地升高,全身都不舒服。

幸好地下走廊的两旁有很多房间,那些魔法师们急于逃跑,房间连门都没有锁,托马斯一下子就推开一间房门走了进去。

不知为何,托马斯在看到一张宽大的床后立即觉得有些庆幸。

身后突然更热了,还伴有凄厉的惨叫,托马斯回头看去,房门外赫然是一片黄橙橙的火焰。

不,是火海!

整个通道都被火焰占据,好像通道里每一个空间都在燃烧。

“利维坦在毁灭证据,还是要和冲进来的神职人员同归于尽?可是,这种方法也太激进了吧?”

让人奇怪的是,火只是在通道中燃烧,并没有烧进房间来。

“应该是利维坦在通道下布置了魔法阵,如果真是这样,这样的魔法阵一定是个巨大的工程,而且还没有让我察觉到,我戴上‘飞虎戒指’可是拥有初级魔法师的精神力。”

这个时候,托马斯才真正体会到高级魔法师的强大,自己可是一晚上都在这个要命的魔法阵上走动。

而通道中还没死亡的魔法师或者神职人员的惨叫又让托马斯知道这些强大人物有多么冷血和残酷。

“关门!”

女孩娇柔的声音传来,托马斯下意识地听从露西娅的命令去把门关了,一切都静了下来,冷酷、残暴、强大都被隔绝在门外,这里只有女孩的娇喘,以及娇喘喷出来的热气喷,打在在托马斯的胸膛。

洁白修长的手指紧紧抓住托马斯的衣服,那双漂亮大眼睛中的水似乎都可以把托马斯淹没了。

突然,女孩的眼神从柔媚变得凶悍,娇躯从托马斯的怀里挣脱出来,一步步把男人逼得向房间里唯一一张床铺退去

,好像一头母狼准备对自己的猎物下手。

托马斯的嘴巴感觉到柔软和潮湿,柔嫩的双唇堵住任何想要说出口的话语,那双保养得极好的玉手已经摸进长袍之中,托马斯感觉腰间的皮带正在脱离自己的身体。

“那个,你有未婚夫……”

托马斯希望用“未婚夫”三个字支撑起自己薄弱的底线,安迪亚王国王储的身份如同一座大山般压在自己胸口,托马斯可不想得罪这个国家的未来国王,更加不用说露西娅的父亲还是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的顶头上司。

“我要是碰了他的女儿,红衣主教大人会不会把我送上火刑架”

皮带在挣扎了几下后终于离开托马斯的腰间,随着一种就为的感觉传来,托马斯脑袋中“轰!”地一下炸开了。

全身的血液都在此刻沸腾。

“我要……“

任何理由都比不上少女充满诱惑的语言。

一只手顺着少女裙子的胸口伸了进去,揉搓那堆丰盈,那另一只手在女孩后背不停摸索着解开衣服的纽扣。

托马斯热烈地回应着露西娅的亲吻,娴熟而主动地用舌尖挑逗着那只青涩的小蛇……

忍耐了快一年的身体就在这一刻爆发了!

所有的顾虑都在这个时候化成了奋力冲锋的行动!

…………………………

“呼……”托马斯长长地出了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白白的,没有一丝颜色。

“我死定了……”

这是托马斯此刻的内心独白。

床单上点点梅花状的血点表示露西娅在半个小时前还是处女,而现在……

托马斯看了看躺在身边,全身粉红,还在微微娇喘的女孩。

“百分百不是了啊……”

汕尾治疗阴道炎医院
鞍山治疗癫痫病费用
金华整形美容手术
汕尾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鞍山治疗癫痫病医院